福興小學堂童軍課程側寫



暑假給社區的小朋友們上童軍課,算是重操舊業,尋回一些記憶中的事。

不過我並沒有照傳統路線走,讓他們先做技能或是練習童軍操法等等。我的構想是既然他們要參加九月底的露營,那就從組成小隊,一起準備和討論自己的菜單開始。

讓我感到比較快樂的部份,或許是他們在討論菜單和炊事分工的過程中,比上任何科目或課程都認真。鄉下環境使然,許多學生都至少有炒菜、煮湯的經驗,比起學科,像煮飯這樣自身平日實地參與的事情,更讓他們擁有參與感和一些成就感。

在台灣,我們習慣讓學生長時間的待在教室裡,長時間的上課,覺得這樣他們就不會學壞,成績可以加強再加強。可是他們對於離開教室、擁有可以自己計畫安排的時間,其實有著高度渴望。

我一直排斥將童軍放進學校的課程裡,覺得這樣子只是扭曲了童軍運動的本意。不過,在正式和非正式的教育之間,隨著學習資源的城鄉落差拉大,童軍這個在台灣已經有了年歲的時代記號,或許可以擁有不同的想像和面貌,提供孩子們整合式的學習經驗和教育方案。

我不確定能做到什麼程度,對於童軍運動我也只是略懂皮毛,並在年輕時投入過一些時間和心力而已。無論如何,就做看看吧。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