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區夥伴計畫活動紀行—關於Talking CENTs




Talking CENTs在此可以姑且譯作「經費漫談」,在這個場次的活動中,一方面盤點了可能的經費來源,另一方面在後半段則是讓大家集思廣益,透過活動設計的小組作業摸擬宣傳工作。

在經費來源的介紹方面,大致談到幾個與國際交流有關的經費來源。首先是erasmus+,erasmus+是歐盟面向全球高等教育的重要計畫,名稱來自中世紀的一位旅行遊歷歐陸各地的旅行家Erasmus,主要精神則是希望能夠促進國際交流,讓知識的力量能夠穿越國界,抵達全球。

erasmus+對於許多台灣留學生而言並不陌生,對於台灣學生亦提供攻讀雙聯學位的認證和優渥補助。這次交流活動同樣也獲得了erasmus+的補助。在童軍領域,erasmus+鼓勵青年交流、策略性的夥伴關係和建設性的對話,支援旅行費用,同時活動不一定要在歐陸辦理,在申報方面也不需要填寫複雜的財務報告,反而比較需要故事性的描述。這部份在日後台歐童軍辦理相關活動時,可以多加利用。

其他亦陸續談到針對歐非國家培力計畫的eft基金(The Eric Frunt Trust)、針對全球震災、疾病輸送資源的EU AID、Messenger of Peace、和扶輪社等等。這裡的扶輪社所指的乃是Rotary International,事實上扶輪社的經費極多,只是需要有熟悉的窗口介紹才能夠獲得支援。FOSE(Friends of Scouting in Europe)則是針對東歐地區發展中的童軍運動提供的援助,尤其是在地的群團培力,許多來自東歐的夥伴都表示曾獲補助,或知悉相關計畫,唯獨補助金額不算多。此外,如美援(US AID)等,也是可以申請的經費,尤其若是歐洲群團發展對美夥伴關係,可以從其中獲得一些援助。

在資源盤點的部份,我也建議大家可以如同我們在這場活動中所做的,列出兩個向度,一個是取得支援的難易度,一個是經費和資源的多寡。畫出x軸和y軸之後,再將過去所接觸過、未接觸過、已接觸過的組織、機構和經費來源標註上去,那麼自身群團的外部資源盤點就會有大致上的雛型。同時也可以進一步擬定尋求資源的方針。

依資源獲得難易度和多寡進行象限分類

在如何行銷的部份,我認為講者的提點非常值得童軍和其他非營利機構參考:

  1. 如果募款對象是非童軍,那麼盡量在文本中避免童軍專有詞彙(e.g. NSO、patrol),比如Jamboree可以採取「國際大規模的青年露營交流活動」來說明。盡量不要造成捐款人理解上的困難;
  2. 如果在文案中提到以前的活動,那麼盡量附上超連結和過去的資料連結;
  3. 將童軍專有的事物轉化為可以共同理解的語言和概念讓他者理解,比如你可以將大露營的參與國家數、人數、佔地大小、天數等作成簡單的統計數字,方便其他人估算規模,如此也才有利於捐助。


對於所有的計畫而言,盡量讓捐款人明白下列事項:

  1. 明確的目標:讓捐款人明白他的捐款可以協助你完成什麼樣的工作目標;
  2. 明確且可測量的項目:讓捐款人更明確的知道他捐出的款項和物資用在哪些事情上,這些事情有哪些內容、次數、使用頻率、使用人次等;
  3. 明確的計畫時間表:讓捐款人理解他在計畫哪一部份的工作時程上發揮作用。你可以試著以甘特圖去擬訂計畫時間表,同時找個朋友來幫忙看看,如果你的朋友不能理解,那就錯了。必須要讓所有人都清楚理解時程才是好的工作計畫。


這些要點在我們進行社區工作時,也有可以參考之處。回頭來說,我國童軍對於非童軍部門的募款,活躍程度仍然可以加把勁。否則永遠倚賴政府作為單一經費來源進行活動和組織營運,終究不是非營利組織的正途。

台灣作為國際上長期的富有孤兒,如何找到和不同國際組織的連結,以及開創不同的支持基礎,乍看之下頗有困難,不過歐洲童軍跨國跨組織的工作方式仍然值得學習,至少在財源上的靈活度和多方思考值得我們借鏡。

留言